pt老虎机

首页-->走进林州-->文化艺术-->文学园地
心 病

 

】作者:  来源:林州市新闻中心   时间:2019-07-08 20:52:08  浏览 人次

   ■冯署全

   

  伯父走完了他艰难的83个春秋,在亲人们的哀泣声中,被放入了二十年前就修建好的他很满意的地下小屋中,入土为安了。

  伯父走了,有一件事却使我终身难忘刻骨铭心。这是他不能动弹卧在病床上亲口讲给他的子侄们的:

  我三十多岁的时候,咱这里闹饥荒,第二年春天家家缺粮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你大伯家就是那一年饿死了一个闺女。实在没办法时就借粮食吃,可是借粮也很难借到。有粮食的人家往外借,要看对方是否有偿还能力,信誉好不好,甚至有的要找个保人,才决定借或不借。家境不好的人家根本借不到。没办法,好多人家拖儿带女逃荒上山西。

  一天晚饭后,你大伯哭着来到咱家说:仓妞(伯父的小名)啊,你的侄女已经饿死了,你总不能眼看着再饿死你的侄儿吧,你快给想想办法吧。一边说着,哭得抬不起头来。当时咱家也将断粮,正在想办法。

  我安慰他说:哥,别哭了,让我想想办法。

  当时,王家庄陈氏在咱附近村里算是有法人家,你大哥那年十二岁在给人家放牛,想着有这点关系,就向这里打算。当时与你大伯商议好:借人家一石(玉米)回来后两家各吃五斗。知道不好借,再一个借粮食吃也不是啥好名声,我是吃罢晚饭悄悄地推着车子到王家庄去的。给人家说了一大堆好话,由于有你大哥在他家干活,陈氏也没说什么,顺顺当当借给了一石玉米。言明秋后一斗还斗半。尽管条件十分苛刻,可是也得借啊,不就要饿死人。

  回来已是半夜了,我先到你大爷家,与他说明利息情况,他满口应承,说了好多领情的话,却抱住两个布袋不放非要全部吃了。我怎么与他商议也不行,他说我比他有办法还可以借上。抱着两个布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我责怪他说话不算数。扭过头想想也是,自己是比他门路宽点。就没好气地把两半布袋玉米倒在地上,推着两个空布袋回来了。后来我上山西树掌挑了一石回来,才熬过了那个春天。

  那年秋天庄稼收成不错。由于当时是土改时期,陈家成分不好也没敢来讨债。进入腊月,一天晚上有人敲门,是陈家人偷偷来到咱家要粮食还账。当时我知道陈家成分不好正在挨斗,没等人家说就主动给人家提及还粮的事。夜静后,我二人到你大伯家去,结果你大伯只还老本不想还利息,并说现在都是新社会了,不是不叫说利息了吗?我没想到他会这样,就很生气地对他说:老哥,你怎么能这样说,当初人家可是救了咱的命啊,现在咱不能还钱嫌疼就说二理啊,你这样叫我在中间咋办呢。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肯还,我当时非常生气,说的话也很难听。陈家人一看事情闹僵了,怕多事,赶紧打圆场说,算了,算了,利息五斗我不要了。拉着我赶紧从他家出来。我知道陈家被斗底气不足,可是咱也不能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呀。到咱家后,我坚决要把他不还的那五斗利息还给他,可是人家说什么也不要,推扯了好一会儿,才推着那一石玉米赶紧走了。

  哎,你大伯那人啊,真吃不住搭理他,因为这件事我二人好久不搭腔,他见了我与我说话,我扭扭头不看他。

  后来,陈家在村里遭到了斗争,土地被瓜分,一家人觉得在家无法生活,便携带老小上山西去了。后来听说在屯留啥地方,可是从来没见过他家什么人。这几斗玉米是经我手欠下人家的,不管以后啥时候,只要陈家来人,你们可不许不认这个账啊,要替我把这笔账还上……

  事情过去半个多世纪了,从当时的反封建斗地主到土地入社、三反、五反,公社化大搞钢铁,大、小四清,十年浩劫等,无数次运动都未能使伯父忘掉这件事。

  这个从封建社会走过来的老人,在我心中,是那样的可亲可敬,形象是那样的高大。


 
政务频道 | 红旗渠频道 | 旅游频道 | 社会频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权与免责声明 | 关于我们
主办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维护:林州市新闻中心 电话:0372-6282695
网站标识码:4105810012 网络:中国联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备案序号:豫ICP备08001069-2号 访问量:
pt老虎机